🍋文件夹📂

个人存档的地方,红心小蓝手留言都请给原作太太

【柱斑】新大门(四)

墨鸦:


四战穿越文。


突然开的小脑洞,就是想把Fate设定下的柱斑扔到四战去玩玩。
Fate柱斑的设定沿用正篇论坛体“【求助】怎样痛快地揍Master一顿并且不出人命?”。想看正文请戳我头像。


Fate斑在文中为“宇智波斑”,四战斑是“[宇智波斑]”,Fate柱为“千手柱间”,四战柱为“[千手柱间]”。
------------------------------------
“大哥!”千手扉间攥紧拳头,防止自己抑制不住就是个水龙弹术,“你和[宇智波斑]真、的、没、什、么?”


“冤枉啊!”[千手柱间]哭丧着脸,“怎么扉间你也来怀疑我,你可是我亲弟弟!”


就因为是你亲弟弟才严重怀疑你跟[宇智波斑]有一腿啊!


“初代火影对老混蛋到底什么心思我不知道,”不知何时出现的带土突然插嘴到,“我只知道当年老混蛋地洞里还有个初代火影的裸体复制体。”


这场战局从那对异时空来客出现起就被搅乱了,既然这样,还不如再来添把柴。


瞧瞧这情谊,你们口中的朋友原来是收藏对方裸体雕像的关系啊,多么情深意重!


忍者联军不敢激怒那头的[宇智波斑],于是将复杂的诡异的谴责的种种眼神都投向[千手柱间]。


宇智波斑耸了耸肩,嘀咕着:“居然比我还会玩。”


大家过足了八卦的瘾,[宇智波斑]可不乐意了。


都是些荒唐的闹剧,偏偏那些人折腾来折腾去,全在阻碍他的月之眼计划!


“柱间,和我打一场!”[宇智波斑]抓起火焰团扇朝这边冲了过来。他现在憋了一肚子火气,只有痛快地战斗一场,才能让他心里爽快一点。


很奇怪,这个世界变得很不对劲。那些弱者看到他冲过去不再露出惊恐的表情,眼神中甚至流露出一丝怜悯的味道。


有什么好可怜的?!


异世界蹦出的两个人给你们洗脑了吗?


[宇智波斑]抄起团扇,狠狠地朝[千手柱间]砸了过去。


来势汹汹的火焰团扇被拔地而起的树木挡住了。


“柱间——”


“斑——”


“他们管这叫朋友?”宇智波斑嘴角抽搐,轻轻用手肘碰了碰千手柱间。


“听说是这样。”千手柱间握住斑的手。感觉到对方有一点抗拒,便强行掰开他的手掌让两人十指相扣,“他们的事交给他们解决就好。你是我最重要的人,这点是不会变的。”


忍界联军:好大一口狗粮……


“那个……”漩涡鸣人正在和小伙伴们拉拉扯扯,推推攘攘,最后他被推出来,挠了挠脸,“你们能不能讲一下你们那边的故事?”


漩涡鸣人,干得漂亮!
在场的忍者都竖起了耳朵。


“哦?”宇智波斑挑了挑眉,“你们想知道什么?”
“这个……那个……”总不能直接说“你们的关系”吧,那样好尴尬。


“我和斑是因为圣杯战争而相识的。”最后还是千手柱间看出了对方想问的问题。


“你们那边也是战争吗?”千手扉间皱了皱眉,“果然,和平哪儿有那么容易实现!大哥还是太过天真了。”


“我不知道你都误会了什么,”宇智波斑耸耸肩,“圣杯战争和你理解的战争,大概是两个概念。”


“凡人的战争充斥着流血与暴力,它是由私欲挑起,由利益关系引导局势走向。这样的战争没有正义可言,只有污浊与恶念。”宇智波斑表情凝重。


“我参加圣杯战争,是为了更高远的理想。我承认,有些人确实是为了一己私欲而参与圣杯战争。但我不同,我只为那一个理想。”


“你之前说的……世界和平?”漩涡鸣人挠了挠头,依稀记得对方说过这么一句。


“老混蛋说的无限月读不也是这作用吗?”宇智波带土似乎意识到什么,急急忙忙地发问。


“他受了蒙蔽,”宇智波斑远远望着那头正与木人对抗的须佐之男,语气不悲不喜,只有眼神中流露一丝怜悯,“我不知道他究竟受了什么东西的蛊惑。但无限月读不可能是实现世界和平的手段,”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倒不如说,世界会因此遭遇灾难。”


“请问你可以一起帮我们说服斑吗?”[千手柱间]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大家这才注意到,他不知何时分了一个木分身出来,正耐心地听着宇智波斑说到每一句话。


“我就知道斑本意是好的,但他太心急了。”刚刚得知挚友受到蒙蔽的消息,[千手柱间]的情绪及其不稳定。有惊讶,有难过,有愤怒,还有为自己没能及时发现好友异常的懊恼。


“和我一起说服他吧,”[千手柱间]坚定而诚恳地望着宇智波斑,“拜托了。


TBC

评论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