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夹📂

个人存档的地方,红心小蓝手留言都请给原作太太

【柱斑】新大门(一)

番外

墨鸦:

四战穿越文。
突然开的小脑洞,就是想把Fate设定下的柱斑扔到四战去玩玩。
Fate柱斑的设定沿用正篇论坛体“【求助】怎样痛快地揍Master一顿并且不出人命?”。想看正文请戳我头像。
Fate斑在文中为“宇智波斑”,四战斑是“[宇智波斑]”,以示区别。
Fate斑穿越前所在的时间点是和柱间补魔之后,和Archer决战之时。
----------------------------------
有谁能向他解释一下,这是什么鬼地方?


突然传来的的失重感笼罩了全身,狂风呼呼地在耳边刮过。宇智波斑急速坠落着,一面努力感知地面的状态,一面咒骂着Archer。


该死的,卑鄙的家伙,竟然像Caster一样使用邪术。


下方是一片光秃秃的大地,西风凛冽,黄沙漫天。随着他离地面越来越近,宇智波斑能感受到地面密密麻麻的魔力团。


下方竟有如此密集的人群,是战争吗?宇智波斑皱了皱眉。是两方在对峙。他继续感受了一下,接着下了判断。一方人数极多,一方人少但实力强劲。


而且远处还有个怪物在咆哮。急速的下坠中,宇智波斑抽空望了望远处那个畸形的庞然大物,神色相当难看。他能感受到那东西体内蕴藏着巨大的魔力。这股魔力若是化为攻击,结果是相当可怕。


在他即将落地时,远处飞来无数密密麻麻的木刺,像是要把地面都刺得千疮百孔。
宇智波斑下意识开启须佐能乎,尽力将所有攻击全部阻挡下来,同时默默评估着自己所处的环境。


“宇智波!”忍界联军的人在看到拔地而起的蓝色巨人时,就惊慌了起来。这个新到场的强者不知是敌是友。是友,那当然是万幸;若是敌人……这样实力悬殊的战斗,只能让人意识到自己的渺小,进而滋生出绝望来。


“我怎么觉得那家伙的查克拉和你一样?”十尾头顶的带土转头瞥了一眼身旁秽土之身的那位强者。果然,[宇智波斑]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


“无妨,这点小插曲,还不至于阻碍月之眼计划。”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吗?有点意思。


那边的斑已经被忍者们围了起来。
“你是,宇智波斑?”


漩涡鸣人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这位不速之客。他能察觉到对方没有恶意,但对方不管是长相还是查克拉,都在明明白白地宣布着宇智波斑的身份,实在是不能掉以轻心。


“你知道我?”斑皱了皱眉。眼前的情况并不妙,自己误入了战场,眼前的人态度不明。从他感应到的魔力来看,对方既不是Master,也不是Servant。既然这样……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全名的?


“应该说是知道我们这边的‘宇智波斑’吧,”漩涡鸣人尴尬地挠了挠头,对方确实没有恶意,但这股审视的眼神也盯得他内心发虚,“喏,就在那边,十尾的头顶上。”


宇智波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转过头去,恰好和十尾头顶的[宇智波斑]对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那不是活人。宇智波斑只是稍加感应了对方的魔力,接着便下了判断。真没想到,除了英灵召唤,世间还有更多将死者从黄泉拉回现实的秘术。


那个[宇智波斑]很强,实力在自己之上。宇智波斑警惕地注视着另一个自己,脑内飞快思索着对策。


算了,当务之急是联系上柱间。宇智波斑想了想,转头对漩涡鸣人说:“小子,把你的手机借我用用。”


“诶,是在叫我吗?”漩涡鸣人惊讶地指着自己,“那个,你刚刚说的……手机是什么东西?”


这么落后的吗?连手机都没有?宇智波斑又仔细地环顾四周。


开始是刻意忽视,后来是想事情忘了。但不管这么说,这些人的穿着打扮……简直土爆了。


宇智波斑的表情都扭曲了。“小子,你们现在在做什么?”他语气不善地对漩涡鸣人说着。


“这里是第四次忍界大战啊我说,我们正在阻止宇智波带土和宇智波斑——抱歉不是说你——的计划。那个,你来之前正在干什么?”


“我吗?”宇智波斑挑了挑眉,“我和柱间正在与敌人战斗。”他想了想,没有说出Archer这个词。眼前的世界变化太大了,他甚至不知道圣杯是否在这个世界存在。


“柱间?!”近处的忍界联军都听到了宇智波斑的话,现场躁动了起来,“是那个千手柱间吗?!”


“他们关系那么好吗?”


“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不是决裂了吗?”


“停,”宇智波斑有些头疼地摆摆手,“我不是你们世界的宇智波斑。也许那个家伙,”他的视线移向十尾头顶那个正饶有兴趣地注视着脚下闹剧的人,“确实和你们那边的‘千手柱间’决裂了,但我和他不一样。我和我的柱间,一直是并肩而行的。”


最后的一句话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现场一片寂静。


[宇智波斑]听到那句话,脸色微微有变,不过立即被他压制了下来。


“你们关系真好啊哈哈哈哈。”最终,鸣人爽朗的笑声打破了僵局。


想到柱间,宇智波斑的脸色缓和了下来,语气也轻了几分:“是啊,柱间很好……他说,他要帮我实现梦想。


“梦想?”一声冷笑从上方传来,大家抬头一看,[宇智波斑]正抱着双臂,傲然注视下方。他盯着宇智波斑,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你的梦想,又是什么呢?”


“人类的救赎,”宇智波斑注视着上方那个强大的自己,一字一顿,语气极其坚定,[宇智波斑]似乎看到了那个一心要让千手与宇智波结盟的柱间,“不再有流血与斗争,实现真正的,世界和平。”


“哦?有趣。那你应该站在我这边,”[宇智波斑]神色微怔。接着他很快调整好表情,对下方的自己伸出手,“你也是我,那你也应该明白,只有无限月读才能实现真正的和平。”


[宇智波斑]怎么也没料到,下方的宇智波斑扔给他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精神错乱的病人。


“你在说什么鬼话?无限月读……听名字就不靠谱好吗?圣杯才是一切梦想的源泉!”


[宇智波斑]:……
忍者联军:他在说什么?为什么每个字我都听得懂,合在一起就不知道什么意思了?
TBC

评论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