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夹📂

个人存档的地方,红心小蓝手留言都请给原作太太

<论坛体番外>长长的路

你们植树我挖坑:

前言:


我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了QAQ本来想要表达一下鼬哥笔记的来处,结果写着写着觉得有点跑偏,反正就是鼬哥把遗物托付给了鬼鲛,鬼鲛把安葬鼬的地方告诉了佐助,最后佐助回到村子把鼬的葬魂之处带回他心心念念,承载了他和止水共同光明的梦想的村子当中。所以才能在墓葬群中挖掘出来。但是还想要说一下,我觉得鼬哥和止水两个人都是自己伟大梦想的殉道者,但是他们的梦想缺沾满了黑暗,所以才有了最后一段话,我好啰嗦......最后,白桦林好听



      鼬整个人蜷缩在墙角当中,墙角的光线让他的表情晦暗不明,然后身体开始出现几乎不可眼见的颤抖。阴暗的角落中,却让他有了有了回归母体般放纵的心情。


      但是外面传来的吵闹让他不得不离开那个狭小的角落,几个宇智波的族人吵吵嚷嚷的来到了鼬的院子里,没有阻拦的打破了这一片死寂。


   “昨天的集会有两个人没来,你怎么没来,虽然你加入暗部之后很忙,你父亲也一直以此为借口来替你开脱,我们也不打算对你特殊对待。”


  “还有另外一事,关于在在南贺川投水自尽的宇智波止水的一事......”


      后面再说的什么鼬都听不清了:止水,你看啊,他们在怀疑我,这些执着于全族,执着于名誉框架的人们!我当然知道你死了啊,你在我的面前死去,我知道原因,却没有拉住你,只能在这里听着他们毫无来由的怀疑。


  “你把止水当做哥哥来仰慕吧,这是在他家里发现的遗书,我们警卫部决定加入调查。”来人依然在不停地说着,并且伸手交给鼬一张信纸。


      鼬伸手接过信纸,上面写道“我不想再出任务了,再这样下去,宇智波一族根本没有未来可言,而我也是一样......不能再背离「道路」了”,止水的笔迹,他留下的遗书。


    “道路,我们两个人的道路,现在只能剩下我一个人走了”鼬将遗书叠好紧紧捏在手心,闭上眼睛默默想到。几个宇智波依然在不停地说着,无休无止,抒发着自己的不满,自己的指责,像是一个个丑陋扭曲没有五官的怪物,发出不知名的乱嚎。


      在这几个人转身离去的时候,鼬终于忍不住冲了出去。说出了想说很久的话:


   “执着与组织,执着于全族,执着于名气,对于未知事物的惧怕和憎恨,真是愚蠢至极!”


      虽然教训了出言不逊的族人并且说出了自己想说很久的话,却是感受不到一点慰藉。这个家族依然没有光亮,借以止水带来的光亮所照出来的道路对于鼬来说依然影影绰绰。


      一番争吵之后,鼬从几个族人面前离去,回到房中,跪坐在桌子前,打开抽屉拿出了一个崭新的笔记本,展开笔记提起笔,鼬便低头写了起来。


   “你说在你面前无需伪装,但是你又不在我面前,我只能把这种东西写给你看了.......”


      鼬开始变了,本来埋的深的心思更加不再表露出来,每次出完任务回家便扎进屋子,陪佐助玩闹的时候也比以前更少,每次都是碌碌匆匆。


   “族内和村子的矛盾终于到了不能缓和的地步了,今天团藏找我去谈话了.......”


      鼬放下手中的笔,穿戴好暗部的服装,离开家门,来到了南贺川的悬崖边,他感觉自己看到了止水,鼬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懊恼,或许能有更好的办法,自己却完全想不到,如果是止水的话......如果止水还在的话.......


   “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了”这句话从鼬的嘴中说出,或许说给未存在的人,更或许只是说给自己。太阳伴随着无奈的话语落了下去,鼬绷紧着身子转身离开,也许哭了也许没哭的声音被流水声扯碎在一片凉薄的空气中。


      此夜之后,宇智波鼬叛逃,宇智波家族只余下宇智波佐助一个活口。


      宇智波鼬叛逃了,宇智波鼬加入了晓组织,宇智波鼬和同伴抓了四尾,宇智波鼬这几年的活动一件件传回村子,佐助也叛逃了,村子里终于不再有一个宇智波了,风声呜呜咽咽刮过宇智波族地,刮过南贺川,掀起几片树叶往空中飘去。


      其实自从村子里叛逃之后,鼬的身体就一天天的破败下去,郁结过重而在乎他的人也早就不在加上眼睛使用过度种种情况一天天的透支着他的身体,但是他最后的心愿还没有实现,所以不能轻易死去,他的弟弟,他最后放心不下的唯一的弟弟,他开始用药来拖延病情。他找到了一种毒药,可以适时地缓解病情,但是以毒攻毒也不过蜡烛熄灭以前最后极力闪烁的灯花,很快了,再等等就能实现计划的最后一步。佐助杀了我,成为村子的英雄,然后回到村子,过着平安喜乐的生活。他的笔记本依然跟着他,时不时就掏出来写上一点无处倾诉的话,无处宣泄的感情,说给止水听。即使知道止水不会再想以前一样和他说累了就睡一会,没有了,世上只此一人的安歇之处。


      鼬打开药瓶,拿出瓶子里的药,明天是最后一天了,他将要迎来计划的最后一步,这步做完就可以放下一切去找止水了,对事情解决方式的道歉也好,对事情解决完毕的喜悦也罢,马上就可以好好诉说了。鼬打开笔记本,记下了最后一页日记,委托鬼鲛守在最终战场之外拦截住其他人,将日记本和止水的遗物放在一起托付给他,希望最后可以帮自己收拾一下后事,最好可以葬在一片树林当中。然后穿好衣服赶赴自己这条漫漫长路的终点。


      弟弟长大了啊,最后一步也按照计划得以实现。都结束了,恍惚间他仿佛看看到了止水在他身边缠绵耳语


   “辛苦了,小鼬,做得很好哦,但是我本来打算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小鼬呢”


   “可是我很想你”鼬说道“我可以和你一起走了么”


   “好”止水说着然后伸出手拉住了鼬伸出的手“我们这就走,一起”


      他们二人所信任着也吞噬着他们的黑暗,灼烧着缠绕着的理想火焰,在一场大雨后,奄奄熄灭,孤独殉道者的长长的旅途终于在此终结。







评论

热度(238)

  1. 🍋文件夹📂你们植树我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