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夹📂

个人存档的地方,红心小蓝手留言都请给原作太太

论坛体番外:无疾而终

你们植树我挖坑:

前言:


泉奈奈坟里面出现的部分东西由来_(:зゝ∠)_结尾戛然而止,无疾而终大概就是这样,没有回答也没有开始



    “你大哥离村出走了”扉间站在一个矮矮的墓碑面前说道“我大哥至今也不知道你大哥为什么要走,现在总是愣神,有空就往火影岩上面跑,火影岩就是把我大哥的脸雕在了当年他和你大哥踩得那个悬崖上面,虽然一开始我大哥非要把你哥放在上面。”


      扉间说的话停了下来,大概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他已经好久没有和泉奈说过话了。各种想说的纠缠在一起,反而不知道哪里可以当做开头。


    “抱歉这么久才过来看你,你大哥看得太紧了。”扉间说道“泉奈,这么久过去了......我很想你”


      从上次扉间重伤了泉奈之后,直至泉奈去世,扉间都没能再看到泉奈一眼。他要承认,当时重伤泉奈不是没有逼迫宇智波斑就范的想法。但是没想到的是泉奈宁愿拖着重伤的身体甚至放弃生命也要阻止这次结盟。


    “你就这么讨厌和我们结盟么。”扉间看着泉奈的墓碑说道“结盟后村子建成功了,大家也都很好,你为什么要反对呢?我每次看到斑用着你的眼睛都感到很不爽,因为这双眼睛是你的,但是你死了。”


      扉间并不是那种可以很好表现出自己内心感情的人,虽然他可以吐槽别人,但是自己的感情最会压抑。他想说来给泉奈听的,现在感觉最多的也只是抱怨,抱怨他就这么扔下自己,自己还傻傻的在战场上等着自己永远不会再来的敌人。他不知道怎么形容对泉奈的感觉,虽然总是刀剑相向但是终究是不同的,因为他身上一切的疤痕都是自己留下的,而自己身上的伤也只能被他所画,这是一种相当于契约一般的属于与拥有。一个不为人知却时而令他暗喜的存在。


      他们两个从小相识,从小走上对立,对方的一举一动都熟知于心,对方一个眼神几乎马上就能知道下一步的动作,他对泉奈的感情不属于广义的爱情,也不同于对敌人一方的怨恨,他享受这种独一无二,享受这种在战场上面时刻拥有对方的感觉,他不爽泉奈抛下他一个人离开,他觉得这是对他的背叛,即使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与立要求对方对他的忠贞。


      后来扉间总是来看泉奈,没了宇智波斑的防备,他的来往显然自由的多,他总是和泉奈说很多建设村子的事情,他想让泉奈可以参与进村子的建设,尽管他知道,在很多人眼里,泉奈只是阻碍,是旧时代遗留的骨血,是被遗忘的一抔黄土。但是扉间心里总是想让他知道的。


      再后来,扉间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看泉奈,再来的时候就已经穿着火影袍了,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在斩杀宇智波斑之后日渐憔悴,渐渐撒手了村子里的事务,火影之位转交给了扉间,扉间不敢和泉奈说斑去世了而自己还留下了他的尸体研究的事情,其实扉间内心是想要说出来的,最好能刺激的泉奈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给他一刀,然后再像从前一样一边损他,一边毫不留情的攻过来,眼睛里只能装下他一个人,自己能在泉奈近身的时候,从他的眼珠里面看到自己影影绰绰的倒影,但是扉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泉奈永远没有可能掀开棺材盖,一边骂着死白毛,一边瞪着一双鲜红的兔子眼在自己旁边蹦来跳去,言语攻击和物理攻击同时对着自己发动,这些都是除了在扉间梦里再也没有出现机会的一枕黄粱。


      但是,扉间动了心思,他想让这一切变成真的。他想到了卑鄙的把死人从黄泉拉回来的恶毒方法,并且开始实施了。


      千手柱间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终于在一个清冷的早晨面带微笑的走了,头一天晚上,柱间还在和扉间说着一些琐碎的事情,但是绕来绕去都会绕回宇智波斑,最后柱间和扉间说道“总感觉斑一个人很孤单,果然还是放不下啊。”对,就是放不下,忘不掉,拿不起,认不清。尽管扉间内心里再怎么否定,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思念泉奈的,甚至在长久的思考后惊觉这种思念是趋近于大哥对斑那种喜欢的。


      安葬好了柱间之后,扉间变得越发忙碌,每天在实验室火影楼之间来回奔波。后来扉间在泉奈的墓碑上刻了一个飞雷神术式,虽然他不想让泉奈再次看到这个印记,但是为了节省时间他还是刻了一个在上面,从此以后,变成了实验楼火影室泉奈坟之间循环往复的行动。


      秽土转生的研究逐渐深入,扉间却越来越害怕,他不敢转生泉奈,如果真的转生成功了,该怎么应答泉奈询问哥哥的问题呢?该怎么面对泉奈死去是事情,甚至,该以怎样的立场来问泉奈你为什么选择了自己的家族完全没有考虑过我呢。


      第二次忍界大战在柱间死去没太久之后还是打响了,扉间的秽土转生也早就趋近成功,但是随着战争的激烈,他做实验的时间越来越少,于是最后一步就迟迟没有试验成功,而梦境的到来也越来越少,在战事吃紧的时候,扉间会忙的睡不好一个安稳觉甚至整夜失眠,偶然睡了一个安稳觉,也没有在梦里梦到泉奈,他觉得自己又快要失去他了。在又一次夜里醒来,扉间跑到了实验楼里面,伏在桌子上面开始试验秽土转生的最后一步,然后试验之后发现秽土转生成功了。


      扉间看着自己记录了秽土转生术式的卷轴,脸色在灯光的照耀下晦涩不明,他似乎是狂喜的,但同时也是怯弱的,这种表情从来不应该出现在冷血的二代目脸上,但是他确实的怕了,他在最后的关头觉得自己这个疯狂的想法可能玷污了泉奈,自己一厢情愿的想念,泉奈可能并不在乎,而且把他从哪个地方带回这里又有什么用呢,无论在哪里,都是地狱。


      扉间最后还是放弃了转生泉奈的想法,他在最后写下了“泉奈,我很想你”然后和好卷轴放在了架子上面。或许我的行为触到了你的底线,我现在放弃这个想法,来我的梦中吧,争吵也好,死斗也罢,都来看我一眼吧。


      战斗的激烈程度影响到了村子,别国的忍者总是造访木叶,偷偷摸摸的想要掳走一个拥有血继限界的人,有时战争的扩散,也会影响到村子周边环境,扉间今天要出去和云隐的忍者交锋,走之前他来到了泉奈的墓边,亲手写下了封印术式。自己不在村子里,不知道什么事情会发生,宇智波的墓地在村子外围,很容易受到波及,要把泉奈的墓保护的好一点自己才放心。即使,泉奈大概根本不屑自己这样做,估计还觉得自己对宇智波一族那么疏远,对着他却又一副担忧的样子,是个伪善的人吧。


    “要结束了么”扉间的视线被一片血红遮挡住“在掩护撤退的路上遇上了拥有九尾查克拉的金银角部队真是倒霉啊,多亏已经把意志传给了下一代,猴子会好好的成为一个好火影的,走之前给泉奈坟上画了个封印还真是正确的选择啊。”


    “屁的好选择!死白毛你估计也就这样了。”


      扉间一瞬间恍然的听到了泉奈的声音,依然满满的嘲讽。


    “在那里鼓捣点乱七八糟的忍术还不如快点下来陪我”视线中,泉奈穿着他的白衣服,踩着木屐一步步的晃到了扉间面前,依旧没有更改的红眼睛,里面倒映着扉间的影子。扉间忽然向前走去,伸出一只手把泉奈拉到了面前,圈进了怀里。这已经是他在这个人生最大的也是最后的一次放纵。


    “我们在一起好么?”扉间抱着泉奈缓缓问道。



评论

热度(346)

  1. 🍋文件夹📂你们植树我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